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廉政文化 >> 正文

童朝辉:一个普通纪检干部的故事

 【发布日期:2020-06-18】 【字号: 】 【关闭此页

封面新闻记者 曹笑 见习记者 刘柯辰 雅安 荥经采访报道


 

5月20日,下午。四川雅安,荥经县城。

虽然已经过去了4个多月,但姚勇至今依然清晰记得1月16日晚23时的那个来电。

那个来电,让姚勇震惊得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:“童老‘走’了?你不要开这种玩笑!他下午都是好好的啊。”

噩耗很快被确认。姚勇马上电话召唤了几个年轻的同事,赶到医院,童老已经完全没有了呼吸、没有了心跳。

他的生命,定格在2020年1月16日22时45分。

“一口清”的纪委“活字典”

童老其实不“老”,因病去世时年仅52岁。“童老,是大家对他的尊称,喊了若干年了。”

他叫童朝辉,生前是荥经县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主任。


“尊敬他,首先是因为他的专业,他是纪检业务方面的‘活字典’。”案件审理室是纪委办理案件的最后一道关口、也是出口,作为荥经县委常委、县纪委书记、县监委主任,姚勇有疑问就问童朝辉,“案件办理程序、定性量纪、适用条款等等,我有疑问的,就问他,有时半夜还打电话。他基本上都能准确回答,‘一口清’。极个别拿不准的,就说我翻一下。第二天一早,肯定给我回复。”

童朝辉的专业,得到了大家的公认。“讨论案件,常委会上,他的意见很重要。”

姚勇记得,2019年,对将一个乡镇党委书记移送司法的罪名,县纪委监委内部意见发生了分歧。“涉案金额37余万。当时只考虑了私分国有资产罪。但童朝辉认为,私分国有资产罪是10万起,这个罪名没问题;可漏了贪污罪。那个书记还有在小范围内私分公款的行为且自己得了6.9万,贪污罪的起点是3万。最后我们采纳了童朝辉的建议,以私分国有资产罪和贪污罪两个罪名移送司法。”

荥经县纪委副书记、监委副主任张栖侨,与童朝辉一起参与了一起案件的讨论:某镇干部徐某将违纪所得主动退还了送钱人,有人认为这个情节可视为“主动退出违纪所得”,可以从轻、减轻处理。但童朝辉认为,该行为不能从轻、减轻。随后,童朝辉解释道:主动退出违纪所得是2003年党纪处分条例的提法,但该违纪行为发生在2018年,应适用2018年党纪处分条例,而该条例仅规定“主动上交违纪所得的”才可以从轻、减轻处分,且“主动上交”是指交给组织,而主动退还他人不属于“主动上交”。

结果,没有算从轻情节,徐某受到了应有的处理。这一字之差,性质截然不同。

童朝辉从2010年开始担任荥经县纪委案件审理室主任,到2020年,10年来他经手审理案件600余件,“办出的都是‘铁案’,定性很准,处理恰当,当事人也服气,没有一起申诉案件。对于证据不充分不确凿的,总是不留情面地退回承办室补充调查;对于定性量纪存争议的,总是多方听取意见,力求提出的处理建议做到不枉不纵。”


考满分的老师

荥经县纪委常委姜晓甦,觉得童老就是一部“百科全书”。“对纪检监察业务知识,太了解了,百科全书一样。”“我前几年刚到乡镇做纪委书记时,听他和同事讨论一个案件。童老说得非常准确,该用哪条哪款、具体内容是什么。我不信,翻书一查,结果完全一样。”

姜晓甦后来任县纪委常委,分管组织部等。有次提拔一个干部,需要纪委出具“党风廉政意见”。“童老看到那人的名字,就说,这个人某年受到过处理。我一查,果然!天哪!那么多年那么多案子,他都还记得到。”


童朝辉突然去世,姜晓甦一直难以接受。“1月16日下午,在食堂吃饭,我和他只隔一张桌子。”“那之前的几天,童老一直说自己感冒了,头晕头痛,但吃药不见效。他一直坚持在看书,因为那段时间我们在开展纪检业务考试。”姜晓甦口中说的考试,是雅安市纪委监委组织的全市六县两区“全员培训应知应会知识测试”。前三次考,童朝辉都考出了九十几分的高分,“他业务精,是标杆,很想考满分。”


童朝辉在办公室

1月16日上午的考试,考场设在荥经县委党校,雅安市纪委监委派员监考,好像高考一样。“考场出来,大家就对答案。从党校走回县纪委办公室的路上,大家都问童老,哪道题答案是什么。”

1月16日下午,童朝辉正常上班。晚上,在食堂吃饭时,姜晓甦与童朝辉隔张桌子,大家又说起考题。“有人说王俊因娃娃生病住院请假要补考,童老还搭了话,怪不得一天都没看到他”。那是当天下午18时多,大家吃完晚饭,不加班的就各自回家了。“没想到,晚上童老就‘走’了……”

当天的考试,童朝辉的成绩是满分,荥经县纪委监委机关唯一的一个满分。

在荥经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翁华心中,童朝辉就是一名温暖的老师。“我担任县纪委办公室副主任时,童老经常对我说,办公室是整个单位的中枢,不仅在上传下达、文稿写作等方面要精益求精,对纪检监察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要求要不断更新,对自己经手的每一份文件都要负责。”回忆起当初的场景,翁华双眼湿润了。

案件审理室的李帆,是童朝辉真正的徒弟。“老师对我可算是用心良苦。记得我刚到案件审理室时,童主任让我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整理1978年至2015年的档案,并要我在整理中多看卷宗,进而了解案件审理工作。这一整理就花了我半年时间,也正是这半年让我从一无所知到‘轻车熟路’。之后,童主任让我撰写审理报告,我也认为自己已经能担大任,可是之后的半年里,每次我写的报告都没有采用,而是童主任自己另写一稿,让我每次对照比较。”李帆现在已是案件审理室的顶梁柱。

说童朝辉是“童老师”,一点不夸张。荥经县近年来几乎所有乡镇纪委书记、副书记等,都是他带出来的;他的得意门生遍布荥经县各乡镇、县级各部门,翁华之外,还包括严道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刘人鸿、县医保局副局长李万杰、县纪委常委李国东、县纪委宣教中心主任王旭等。

一个逗号的故事

在2009年到县纪委工作之前,童朝辉曾在荥经县畜牧局、水利局等单位工作20来年。

卢明华曾经与童朝辉在畜牧局共事多年,“他一直很细心、细致,当办公室主任,把几十年的文件、人事档案,整理得巴巴适适的,不管过了多少年,只要他经手的,不管是调走的、还是退休的,都找得到。”而让卢明华感动至今的,是1998年畜牧局最后一次福利分房,“我和他的分是一样的,他让我先选。他这个人,不争,让得人。”

2007年,童朝辉任荥经县水利局党组成员、纪检组长时,分管办公室,与当时的办公室主任姜智先成了上下级。现任荥经县水利局工会主席的姜智先回忆:“他很朴实、没架子,也不计较个人得失,不沾工程。”两人处得很融洽。

但有段时间,姜智先心里不愉快,竟是因为一个逗号。“他要求严,办公室起草的材料,看得细。那次手写的文件中,有个逗号,我只打了一个点,他说打印的人也许不清楚,会打成‘、’或者‘.’,引起歧义。我说无所谓、不存在。他却要求我马上改、要我自己改。我当时觉得他有点过分。”

但“逗号故事”没有影响两人的友情。“后来他调到了县纪委,我们还经常联系。”

童朝辉的业余生活很简单,唯一的爱好是钓鱼。“有次钓到一条12斤重的大鱼,就把单位同事喊上,吃鱼火锅,也想让大家借机多沟通交流。”姜智先知道他钓鱼都是按小时出钱去钓的,就想让大家凑份子,结果童朝辉反而不高兴,说再说凑份子,就真生气了。“他就是这样的人,工作上特别较真,生活上却不会斤斤计较。”

荥经县检察院政治部主任李晟,自称是童朝辉的男闺蜜,“1987年我从部队转业回来,就和他成了朋友。现在,我们两个的儿子,也成了好朋友。”

那时每到周末,李晟BB机响了,一看,是童朝辉留言:“你的方位?”然后童朝辉骑摩托车过来,拉着他一起去钓鱼。“他性格沉稳,正义感强;处理问题,思考周全。”“充满正能量,始终对生活、对未来抱有信心和希望。他知识渊博,我以他这个朋友为荣。”

李晟说,以前,和童朝辉几乎每天都要通个电话,“现在,他一下子‘走’了,才52岁。有些伤感……”

剪了一截的牛仔裤

在儿子童尧的眼里,童朝辉是一个“负责的父亲”,“我小的时候,辅导我作业;作业做完了,就拉着我去钓鱼。他教育我相当有耐心,从来没有打过我,都是轻言细语讲道理。”

大学毕业后,童尧要找工作,童朝辉没有找任何关系,而是让儿子自己去考。“我性格比较内向,面试是我的薄弱环节。爸爸就自己出题,在家里模拟面试:思考三分钟后答题。答完了他就分析。”“那段时间,爸爸要我每天晚上看新闻联播、看‘新闻1+1’,让我了解世界热点、国家大政方针、新技术。”童尧说,父亲好学的精神,对自己影响很大。

但前年春节时,童朝辉狠狠骂了儿子。“大年三十,我们一家去雅安爷爷家团年。吃完年夜饭,爸爸陪爷爷他们看电视,我就和弟弟妹妹出门去看灯会。途中,我接到朋友的电话,要我过去和他们一起玩。我就让弟弟妹妹自己去看灯会、看完自己回家。没想到第二天大年初一,一大早,爸爸就狠狠地骂我,说我这种行为是很不负责的行为!一大家人平时难得聚在一起,而且丢下弟弟妹妹自己去玩,太不负责任!”虽然弟弟妹妹都成年了,但童尧也觉得爸爸批评得很对。“责任感”三个字,童尧体会更深刻了。

父亲对爷爷奶奶的孝、对幺爸一家的亲,童尧记忆深刻。而让童尧最为刻骨铭心的,是父亲的节俭。“他从没给自己买过新衣服,都是妈妈开裁缝铺子,有时进货时给他带一件新衣服。”

27岁的童尧身高1米75,父亲身高1米61,“我穿过的牛仔裤,妈妈剪一截,爸爸接着穿。”“他穿40码的鞋。这几年,他穿的鞋,都是他生日时、我给他买的运动鞋。他舍不得买皮鞋。”

父亲唯一一次主动提出买一件新衣服,是2019年,“他说想穿件好衣服……”

说到这里,童尧将头偏向一边,不让人看见他眼中的泪花:“我就给爸爸买了件好衣服,是一件一千多元的羽绒服。”

裁缝铺的“卫生员”

童朝辉离开的那一天,距离2020年的大年初一,只有9天。

“朋友劝我尽快走出来,把他忘了,我怎么忘得掉呢……”4个月过去了,每次提到“童朝辉”的名字,妻子李正芹就不由自主地哽咽。

1月16日晚,童朝辉如往日一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李正芹在一旁整理衣物。“九点多,之前正坐着看电视的他,突然闭上眼睛倚在了沙发靠背上。我一下子慌了,想把他叫醒……120的来了,他依然没醒。”

“他那几天就一直喊头昏,我叫他去医院检查,他说就是个感冒没事。如果我当时坚持要他去医院检查的话……”说到这里,李正芹已经泣不成声。

结婚近28年,童朝辉的体贴与细心,没有人比李正芹更清楚。“谈恋爱的时候,我因为工作分配不是很顺利,情绪不太好。但童朝辉不嫌弃我没有稳定的工作,这一点让我很感动。” 结婚之后,夫妻俩也没有起过大的争执。“我性子急,他性子慢,可能性格比较互补,他平时也经常让着我。”童朝辉喜欢看悬疑剧,李正芹喜欢看言情剧,只要两个人一起看电视,童朝辉就让着李正芹陪着李正芹一起看。

2003年,李正芹通过自己学习的技能,在县城开了一家裁缝铺,这一开就是十四年。在这间裁缝铺里,几乎每天都能看到童朝辉的身影。

童朝辉每天下班第一件事,是去妻子的裁缝铺帮忙。扫地、清理垃圾……不放过任何角落。除了出差或者下乡的时候,每一天、每一年都是如此。有几个经常到铺子里来玩的嬢嬢,都开玩笑地叫他“卫生员”。

每次李正芹去成都进货,也少不了童朝辉的陪伴。“因为进货的市场,很早就开门了,我们每次都是晚上十一点多从荥经出发。每次童朝辉都要把我送上车,等车开了他才离开。”

2017年,李正芹关掉小铺子。“娃娃也供出来了,想好好休息。”谁知道,还没享几年清福,相伴大半辈子的爱人就离世了。

走在曾经一起散步的路上,身旁那个人已不在;每次回到家里,那盏该亮起的灯也不会再亮起来。曾经温馨幸福的家庭缺了一个人,想到这里,李正芹就止不住流泪……

封面新闻记者在荥经采访期间,听当地人讲得最多的,就是童朝辉的人品:一不为自己争,二不为家人争。“他的职务职级,从来没找我提过;家属那么多年没有工作,自己开个小裁缝铺谋生计,都没找人想办法解决。”姚勇说,荥经县就那么多大一点,好多局长书记,都是他的熟人、同学、朋友、学生甚至曾经的下属,真的要想解决家属的工作,还不是一两句话的事。“可他就是不找,也从来没有向组织提出过,总是担心影响不好,担心影响纪委的形象。”姚勇感叹:几十年如一日,真的很难得。

雅安市纪委常务副书记、市监委副主任赵明,2014年-2016年曾在荥经县纪委担任书记。与童朝辉之间的很多交往细节、细小故事,他记忆犹新。“他是一个普通不过的人、很朴实。案件审理工作能坚持3年都不容易,跟受处理人谈话往往没有好脸色,他却像钉子一样,一干就干了10年。”赵明说,其实,以他的年龄和资历,他如果要求去其他部门当个副局长,既可以工作轻松点,在别人眼里也会更有面子,这是完全可以办得到的,但他从来没有提出过,纪检工作也舍不得他。

后记:雅安追授童朝辉为“雅安市优秀共产党员”

2020年6月8日,雅安对外发布《中共雅安市委关于追授童朝辉同志“雅安市优秀共产党员”的决定》。

童朝辉,男,汉族,四川荥经人,1967年4月出生,1988年8月参加工作,1993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生前系荥经县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主任。2020年1月16日晚,突发疾病去世,年仅52岁。

童朝辉同志是践行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的优秀代表,是新时代纪检监察战线的杰出代表。

号召全市广大党员干部向童朝辉学习。学习他恪尽职守、默默奉献的职业操守,以全身心的投入推动本职工作,在平凡中铸就伟大;学习他务实重行、不畏艰难的担当精神,扎根在基层、冲锋在一线,关键时刻站得出来、危难时刻豁得出去,努力创造无愧于组织重托、经得起实践检验的业绩;学习他克己奉公、严于律己的高尚情操,严守党的纪律规矩,传承党的优良作风,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永葆共产党人的清廉本色。